镜中世界

#一人称
#双绿(友情向√

从RavenCroft出来后,原本到下颚布满整个脖子的绿斑奇迹般地退回到了右边脖颈缩成一小块儿。脑海中再也没有突然出现那个嘶哑的嗓音,引诱我去犯罪,夺取我的意识我的主人格。

可仍我不习惯于站在镜子面前。

仿佛镜子中的我下一秒就会重新变成那个丑陋不堪心思歹毒的Green Goblin. 那个伤害了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儿的怪物。那个使多年友情彻底决裂的恶魔。

但是我不得不在出门前整理好衣装,只为了不让媒体们贬低Oscorp的同时再在报道上指点我的着装。

抬眼看见镜子里的人西装革履,面色苍白,衬着一双烟蓝色的眼睛更加阴郁,表情僵硬,丝毫没有这个年龄该有的气质和眼神,只有仅存的一丝傲慢和铺天盖地的绝望。

不再去看它,手指灵活翻转整理袖扣,不料被弄松坠落下地弹跳到了立镜前,弯下身子伸手想要捡起。

“Harry?”熟悉的声线,一样的呕哑难听,像是深夜哭泣的老者发出的最后一个音节后,声带被扼住,骤然收音。抬头看见镜子里的我向前一步,抬手覆上镜面,我注意到他显得干枯的手指,掌心交错的掌纹。

是我。也不是我。

我沉默地站起身,仔细打量他。“别这样看着我,Harry Osborn,你现在过的可不怎么样。”他昂首,嘲讽地勾起嘴角。

“你有什么好骄傲的。”很满意他的表情,骄傲凝固在脸上表情僵硬,原本闪烁着疯狂的绿眸一下黯淡无光,“就因为你接受了那个混蛋?”

“挣扎抗争保留理智,然后变成像你这样苟延残喘存活于世?”他向前一步,双手奋力捏着镜框。很明显我戳中了他的痛处,以至于他被西装包裹的手臂都在微微颤抖。

“继续这样虚伪地活在这个多疑黑暗的世界?!”镜子里的人更加激动地质问我,像是抓住偷窃人的失主——可窃取他生命的人不是我,是该死的遗传病,是Green Goblin.

“我们,我们共为一体,我即是你。难道你不渴望他的力量,他带给你疯狂无拘的生活!?”

我张嘴,声带却仿佛被人缝合,我的舌头被人切断,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他双手放开对面镜框,咧开嘴角,重新变成周围弥漫着疯狂因子的Harry Osborn:“我真他妈同情你。你为什么不回答我,胆小鬼。”

……

他没有得到回答,因为我砸碎的镜子。

他不配质问我,不配同情我。

去他妈的镜子里的世界。

评论(1)

© 江雾啊喂 | Powered by LOFTER